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法制民生 > 法制在线 >

安徽霍邱:古稀老人遭遇现代版“农夫与蛇”之后…

发布时间:2021-08-19 10:41|栏目:法制在线 |浏览次数:

我叫王守君,男,汉族,中共党员,退役军人,生于1946年11月,家住安徽省霍邱县城关镇蓼都社区工商居民组A区030号,身份证号:342423****11130010,电话号码:13965489987。

 

 

大家都知道伊索寓言中《农夫与蛇》的故事:冬天,善良的农夫看到一条蛇冻僵了,连忙把它放进自己温暖的怀抱,蛇渐渐苏醒,它不仅没有感恩之心,反而狠狠地朝农夫咬去。我不仅遭遇到现代版的《农夫与蛇》,而且,故事的发展比《农夫与蛇》更曲折、更奇葩、更荒诞,以致于多年来我就像《秋菊打官司》里的秋菊,《我不是潘金莲》里的李雪莲那样,不停地奔波、申诉,只为讨回自己的房产。

祸起善良

1993年年初,我的家境尚好,位于霍邱县城关镇城隍庙大街南侧新蓼大道西有一处房产多年闲置。该房屋上下两层,宗地面积293.1平方米,建筑面积411.96平方米,有房产证,这是重点。这时,我家一远房亲戚李多成提出居住,帮我照看房子。我想,闲置的房子需要人住,增加点人气,不然房子很快变老变旧。加上李多成是船民,经常在外,居无定所,很勤劳,也很老实,他也是偶尔住一下,不会对房屋造成破坏,就同意了。

 

 

没想到我的这次善良,竟然埋下了灾难的种子,成为恶的祸根。

李多成,男,生于1963年9月,现家住湖北省宜昌市,户籍所在地霍邱县城关镇。1993年底,李多成提出要购买这套房产,口头约定房款55000元,我同意了。1994年1月15日,李多成向我支付了购房定金2000元,收钱后我写下了收据。原以为他很快将支付余下的房款,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事后我得知,李多成支付购房定金后的一个月,即1994年2月10日,为了达到非法占有这套房产的目的,他竟然到霍邱县房管部门,伪造了一份《房屋买卖契约》。可怜当时的我一直蒙在鼓里,对此毫不知情。

1998年到1999年间,当我向李多成多次讨要我的房产时,他开始是百般推脱,最后干脆说,这房子凭什么是你的?我已经从你手中买来了,现在这房子是我的。没想到他最近几年来一直在打歪主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原来,1998年5月12日,李多成又伪造了已经全部付清房款的购房合同即《协议书》,并用伪造的《房屋买卖契约》和《协议书》办理了房屋契税,他于2010年10月12日将伪造的《房屋买卖契约》、《协议书》和契税作为重要的申请登记材料提交给县房管部门,欺骗房管部门为其办理了房屋所有权登记。此时,房管部门究竟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是受到欺骗还是明知故办,不得而知。

就这样,本来是我家的房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李多成占有。令人气愤和荒谬的是,李多成还通过虚假诉讼,竟然撤销了我合法的房屋不动产权证书,自己办理了一系列“合法”的手续,拥有一套房子属于他的“证据”。

 

 

一波三折

2018年,我到霍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办理了不动产权证书。按说房子本来就是我的,办理证书合理合法。

只有将我的产权证撤销,李多成才能办理产权证,他反而倒打一耙,说我是弄虚作假。

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21)皖1522行初6号显示,“王守君向被告霍邱县自然资源局和规划局不动产登记中心,申请换发不动产证书时,未如实申报,隐瞒了已将部分房屋出售给原告李多成的事实。”此理由不能成立。

申请人是否将“部分房屋出售给原告李多成”,一审法院并未将该项事实归纳为庭审焦点,也未对该项事实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法庭调查。一审法院在庭审过程中声称“今天庭审的焦点是被告的颁证行为是否合法,而不是原告的房地产证书来源是否合法”,据此在判决书中就申请人提供的证据的证据目的不予认定。但是,一审法院是在申请人“已将部分房屋出售给原告李多成”这个事实的基础上进行判决的。既然如此,就应对“已将部分房屋出售给李多成”这个事实的真实性、合法性归纳为庭审焦点,进行法庭调查,组织质证,以辨真伪,而不是简单一句“对第三人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定”就不了了之。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房屋买卖合同显然是口头上的成立,但被申请人人迄今为止并未履行支付合同对价的义务,该部分房屋的主要交易行为并未完成,所有权仍然归属申请人。在此情况下,申请人换证并不负有告知申请人和登记机关的义务,判决说其“未如实申报、瞒报”不能成立。

按照《房屋登记办法》(自2008年7月1日起施行至2019年9月6日废止)第12条和第18条第1款规定,“申请房屋登记,应当由有关当事人共同申请”,而且要制作询问笔录并存档,同时由相邻权利人指界签章(字)。但是,在被申请人一方当事人单独申请登记、未制作询问笔录、未进行相邻权利人指界签章(字)等情况下,霍邱县房管部门为被申请人办理房地产证书,属于违法行为。因此,一审法院更不能认定申请人“已将部分房屋出售给原告李多成”。

一审法院对于相邻权人“指界签章”目的的理解存在错误。他们认为“相邻宗地权利人未指界签章,而由社区盖章代替,造成李多成对被告为第三人换证行为不知晓,未能及时主张权利”,并据此认定一审被告为申请人换证行为违法。实际上,行政机关通知相邻权人指界的目的在于保障相邻权人的知情权,让相邻权人判断该地界是否侵犯了自己的权利,如有侵犯则相邻权人可以及时提出异议,而不是说让相邻权人证明申请登记的房屋是谁的或不是谁的,更与申请人的知情权没有任何关系。

 

 

疑点重重

一审二审,我均以失败而告终,我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法院认为,李多成就是从我手中购买了房子,他居住我的房子是合法的,我要讨回自己的房产反而是非法的。还有人说,王守君年龄大了,老糊涂了,很多事情已经记得不太清楚。

回头再看此案,顿觉疑点重重。

签名是真实的吗?你可能要问,李多成花钱买了你的房子,没毛病呀!你看,《房屋买卖契约》和《协议书》不是都有你的签名吗?实际上,签名有假,都是伪造的。我的名字笔画简单,很容易被人模防。安徽龙图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是:《房屋买卖契约》上的笔迹“王守君”为王守君本人所写,《协议书》上的笔迹“王守君”不是王守君所写。既然有疑点,法院为何不同意让更高级一些的字迹鉴定中心鉴定呢?退回来说,就算这个鉴定结果有效,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怎能作为购房的依据呢?

在房地产监证机关进行监证的时候,王守君是否在场?根据相关规定,买卖双方在签订《房屋买卖契约》的时候,双方必须都在现场。该契约是霍邱房地产监证机关的监证,而王守君坚称从未到过现场,那么就无法排除签名在监证之前就发生或监证之后才发生的可能。一审、二审都裁定王守君在现场,可又拿不出证据。如果说那时候还没有监控,监证机关找出当年的监证档案就行了。没有证据,就无法证明王守君在现场,也无法证明《契约》的真实性与合法性。

房管部门和法院在此案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李多成骗取我的房产,没有房管部门和法院的配合,是绝对不能得逞的。李多成伪造《房屋买卖契约》和《协议书》,作为申请材料,他顺利地在房管部门办理了房屋所有权登记,从而将房屋据为己有,其中的破绽是房管部门没有发现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诉讼过程中,霍邱县法院委托安徽龙图司法鉴定中心对《房屋买卖契约》和《协议书》上的申请人签名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有疑问,申请人要求重新鉴定,没有得到法院允许。就算是一真一假,法院为何支持李多成,说他购房有效,我成了无理取闹。这其中有没有利益输送?

实际上,李多成采取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方式占有我的房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诈骗罪的四个构成要件他全部符合:一是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二是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三是犯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四是主观方面是直接故意,而非过失。

2021年6月21日,我向霍邱县公安局报案,并要求对《房屋买卖契约》上申请人签名的真实性重新鉴定,公安机关于2021年8月3日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

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今年8月16日,全国第二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动员部署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明确要聚焦清除害群之马,着力维护政法队伍肌体康健。我今年已经75岁了,余生不多,很多人问我图个啥。我说,我相信政府,相信党,相信习总书记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上说的那句话:“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遭遇现代版“农夫与蛇”之后,我依然在讨要一个说法。我的诉求就是讨回我的房产,让以身试法者遭受法律的制裁,让不守规矩者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如今,我不顾身体羸弱,仍在四处奔波……本月新闻排行湖南祖孙俩家中遇害!家属:前门锁着,后门被人打开了...中国学生为什么会反感西方文明?谎言即使重复一万遍,也不应该成为真理山东日照13岁女孩网络发视频称遭强奸,电话被“停止服务”,微信号被注销集中讲 深入学---郑州市社会组织党史学习教育集中上党课活动在温州商会举行被媒体人举报后,海南高院前院长董治良高调要整举报人深圳一兄弟回乡祭祖发现自家房屋被拆?警方回应张小斐被扒未成名前绯闻:笑容满满接通告,镜头下移后观众傻眼河南近期5人被查!其中一市2名公安系统干部主动投案华西村:贼心不死的乌托邦!

Copyright © 2002-2020 大赣网 版权所有
电话:15778121 地址:国贸大厦A8888 备案号:
  技术支持:大赣网